全球黄金告急 或出动军用机抢运

时间:2020-04-07 20:04:27  来源:时代周报

随着疫情影响扩大,供应短缺成为国际黄金市场最热门的话题。

在3月末的期货交割日上,黄金现货和期货的价差一度高达75美元/盎司,上一次出现这种价差还要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彼时,亨特兄弟策划了白银操作案,并使黄金期货飙升至850美元/盎司的历史高位。

这一价差风暴来自于供应链上的蝴蝶翅膀。一方面是众多全球航空公司停飞,令实物黄金无法运送到交割地点;另一方面,由于瑞士、南非等重要金属炼厂的关闭,符合纽约黄金期货合约规格的黄金数量也受到了影响。

“这是几十年来未曾见过的现象,因为炼厂从未需要关闭过—不管是在战争时,还是在大金融危机时,或是在自然灾害时。”BMO Capital Markets的金属衍生品交易主管Tai Wong在 3月24日表示,“这从未发生过。但现在发生的速度快得惊人。”

4月2日,为了平抑市场波动,芝加哥商品交易集团(CME Group)和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BMA)表示,其黄金库存量处在健康的水平,存放等行动也在正常进行。

此前,CME集团已经宣布将以100盎司金条、400盎司金条和1公斤金条等不同尺寸来做交割。

黄金分析师Tyler Durden指出,“一旦疫情高峰过去,工厂就会有望重新开工,航空交通也会逐步恢复,黄金市场就会回归正常”。

供应链市场关闭

南非的兰德黄金精炼厂(Rand Refinery Ltd.)是全球最大的黄金炼厂之一,这里每年生产250―280吨精制金,其加工的黄金来自加纳、坦桑尼亚、刚果民主共和国、马里、纳米比亚、几内亚和津巴布韦。

3月27日,据多家媒体报道,受疫情影响,全球大量商业航班停飞(黄金通常是在客运飞机的货舱里运输的),兰德精炼厂已停止向伦敦运送黄金。其精炼厂虽然没有完全关闭,但已大大缩减规模,只保留一个小团队进行保养和维护。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Praveen Baijnath表示,鉴于出售黄金是南非外汇收入的重要来源,此番精炼厂的黄金出口中断可能会引发世界各地连锁反应。

这只是诸多被破坏掉的黄金供应链的一个例子。越来越多的金矿场被迫停工或削减生产和加工。在地球的另一端,瑞士瓦尔坎、贺利氏和庞博三大精炼厂停产,仅有美泰乐一家还能保持正常生产。

阿根廷、加拿大等主要黄金生产国也被迫缩减或者停止开采。俄罗斯虽然还没有停产,但其黄金运到海外的时间,已经从1天延长到了1周左右。

在此背景下,美国投资者和银行家遭遇了实物黄金严重短缺的情况。《华尔街日报》称,多家黄金经销商全部售罄或者临时关闭。自1856年起就开始生产金条的瑞士信贷集团,已经通知客户不要再进行咨询;而加拿大皇家造币厂被要求增加生产可能运往纽约的金条。

多米诺骨牌冲击到了伦敦,这里是全球最重要的实物黄金交易中心。其中,位于伦敦金融城的英国央行目前还持有40万块金条。在美国交易员满世界寻求帮助时,伦敦的银行家正准备租用私人飞机或者试图找到军用运输机来把自己的金条运送到纽约交易所。

但这远远不能缓解大量商业航班停飞带来的运输危机。据路透社报道,伦敦市场进行黄金清算交易的五家银行汇丰(HSBC)、摩根大通(JPMorgan)、丰业银行(Scotiabank)、瑞银(UBS)和工银标准(ICBC Standard)不得不考虑将其存储地点网络扩展到其他国家。

负责监管伦敦贸易中心的伦敦金银市场协会表示,该协会正与这些清算银行,还有其他市场的参与者一起,研究“伦敦以外全球黄金交割的可行性”。

金价未来走高

一般来说,投资者获取黄金的方法除了直接购买,另外的常见选择则是在纽约交易所的COMEX部门进行期货交易。

实物黄金的短缺,也直接影响到了期货交易。4月2日,COMEX6月黄金期货上涨近3%,为五个交易日来首度收高。

同日,华尔街新债王冈德拉克(Jeffrey Gundlach)表示,购买“纸黄金”可能在整个黄金交付系统中造成“巨大失败”,因为没有足够的贵金属来满足所有纸需求。

4月3日,美国公布3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数据录得-70.1万,远不及预期的-10万,前值从27.3万上修至27.5万,3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创2009年3月以来新低。

这一数据早在公布之前便被机构看做是衡量未来经济衰退风险和避险资产涨势的重要标准。

法巴银行(BNP Paribas)认为,随着经济衰退风险增加,作为重要避险资产的黄金将迎来今年表现最好的一个季度。该行预计二季度黄金均价1675美元/盎司,三季度均价1610美元/盎司,四季度均价预计跌至1550美元/盎司。该行预计2021年黄金均价将只有1500美元/盎司。

其大宗商品经济学家Harry Tchilinguirian认为,在目前这种不确定性极高的环境下,黄金将继续显现出其避险资产的吸引力。“疫情影响之下,市场对衰退到来的担忧会使得投资者们继续涌向黄金。”

大华银行(UOB)表示,受到全球宽松货币政策以及大幅刺激项目的影响,黄金市场的大幅回升很快就会到来。“我们预计二季度金价会有大幅回升,涨至1650美元/盎司,三季度涨至1700美元/盎司,四季度涨至1750美元/盎司,明年一季度将涨至1800美元/盎司。”

这场黄金热中也不乏质疑者。AxiCorp首席市场策略师Stephen Innes则表示,短期黄金市场持仓有些过度,因此很难说在近期的震荡后,投资者对黄金还有多少胃口。

但不可否认各国政府也更加重视黄金储备。从全球央行公布的外储资产分配情况来看, 2020年前两个月,全球央行共购金量达21.5吨,并储备了34735吨黄金,而2019年和2018年,全球央行已连续两年,每年都增长超650吨的黄金储备,这已经创下了1971年美元与黄金挂钩以来的全球央行的最高增持纪录。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14个要求运回黄金的国家中,有11个属于欧洲国家,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与瑞士等。相关分析指出,随着美联储再度启动QE,投资者对黄金的需求恐怕还将进一步增加。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文章推荐:

瑞幸董事长陆正耀首度发声:非常自责 接受批评 尽全力挽回损失

委内瑞拉政府:为应对新冠,为每位医生空投 1 枚石油币

中国广电又开了场会议,关于“全国一网”怎么整合!

2.8074亿元!永州城投集团土地出让实现“开门红”

重磅!缅甸这些商品的进口税上调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