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精神与年轻人的对话

中国青年网 阅读:0 2020-10-13 22:34:25

原标题:上甘岭精神与年轻人的对话

话剧《上甘岭》剧照

舞台上的战争大片

除表演艺术家黄宏担任艺术总监、编剧及主演,中国国家话剧院制作总监李东担任制作人,中国国家话剧院优秀青年导演李任担任导演,话剧《上甘岭》还邀请到打造了《图兰朵》的国家大剧院舞美总监高广健担任舞美设计,电影《荆轲刺秦王》服装造型设计师莫小敏担任服装造型设计,当代艺术家丰江舟担任多媒体设计,歌曲《红旗飘飘》的作曲李杰担任音乐总监,话剧《战马》的刘晓邑团队担任动作设计,电影《八佰》的特效团队设计舞台爆破特效……这一舞台剧制作的“顶配”团队,让《上甘岭》拥有了堪比电影的大片气质。

话剧表演艺术家濮存昕看过这部剧后,对其赞赏有加,“话剧《上甘岭》让我们看到了别样的、久违的作品。战争题材在舞台上太难表现,但是我们太应该表现了。”

的确太难,由于空间限制等因素,一些战争场面很难在舞台上表现出来。李任告诉《环球》杂志记者,《上甘岭》做到了在舞台上部分还原真实战争场面,尤其是让人身临其境的爆炸效果。“由于消防安全问题,舞台上不能出现明火。我们请来了《八佰》的爆破特效团队,通过共同研发、反复试验,最终呈现出了震撼力堪比火药爆炸的现场效果。”

李东介绍,让观众体验到身临其境的震撼感,舞台其实比电影还有优势,“电影里的爆炸场面,观众看了会很过瘾,但会觉得这是特效。而如果爆炸就在观众眼前几米之内发生,甚至烟都会过来,就会让观众有身临其境之感。不只是年轻观众,老年人也会喜欢这种现场体验。”

为了增强观众的视觉感受力,《上甘岭》还运用多媒体营造环境氛围。“坑道周围的山体、岩石,以及压抑的氛围,只靠灯光和舞美打造还不够劲儿,需要用多媒体配合。现在国内外很多舞台剧都会运用多媒体,它不单单起到背景衬托的作用,它营造氛围的效果也远远大于实景。丰江舟老师设计的多媒体效果,给观众带去了非常大的视觉冲击力。观众会觉得整个演出更像是一部电影。只要在舞台上做一部戏,我就要呈现不一样的视觉奇观。”李任说。

《上甘岭》的动作场面也让观众看到了真把式。“演员要将军事动作转换成舞台动作,不只要考虑美感,还要像军人一样灵敏。比如演员要拿着枪快速穿越一个很小的洞口,一开始谁都不能快速通过,可现在大家都能像小豹子一样‘啪’的一声跑过去。没有经过长时间刻苦训练,演员们是无法做到如此灵敏的。”李东说。

话剧《上甘岭》剧照

不说教的主旋律话剧

话剧《上甘岭》由黄宏带领着一群多为“90后”的年轻演员完成。黄宏对他们的表演给予了肯定,“这个剧最大的竞争力,就是把演员调整成为一个完整的群体。有观众说,他许久未见到这样一台演出,台上十几个演员使的是一个劲儿,而且表演极为认真,哪怕仅有一两句台词的演员,也会全神贯注地去完成自己的表演。我认为观众一定会喜欢演员们的这种状态。”

李任告诉《环球》杂志记者,他特别喜欢剧组里这些25岁左右的男孩,“你会发现他们每个人上台之后真的像个兵,个个都是充满阳刚之气的帅小伙儿,身高都在1米83左右。我想,这样一部血脉偾张的戏一定会吸引女性观众。当这些帅气的男孩在舞台上一个接一个‘死去’,会更加让人心疼。我在现场看到很多女性观众不时抹眼泪。”

做这个戏的时候,李任心里总有一种道德压力,“我们的演员是25岁左右,当年的志愿军战士大多是20岁左右,他们长眠在异国他乡,令人非常伤感。如果做不好这个戏,就觉得对不起那些年轻人。”

那些年轻的志愿军战士,是英雄,也是普通人。话剧《上甘岭》展现着当年战场上那些活生生的人——他们是什么样的风貌、什么样的气质?他们怎么说话?他们有着怎样的思维与逻辑?

黄宏表示,“虽然这是一部弘扬上甘岭精神的主旋律话剧,但它没有那种喊口号式的说教,而是以展现人物性格来支撑整部戏。一个好的戏剧作品,应该有场面,更应该有人物留在观众心里。这部戏里的人物都是接地气的。”

李任告诉《环球》杂志记者,他在执导过程中严格杜绝了喊口号,“光凭喊口号,我们是打不赢那场战争的。当年的战士们靠的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信念,这个国家已经屈辱了百年,新中国成立后,人人都觉得自己真的成了国家的主人——国就是我的家,如果有人毁我的国、毁我的家,我就要跟他以死相拼。保家卫国,争取生存空间,就是最简单的情怀和道理。”

剧中志愿军战士和被俘美国伤员的幽默互动,让观众在发出笑声的同时也感慨颇多。李任说:“在不同民族、不同国籍、不同文化背景之下,争执是说不清楚的,每个人都说自己有道理。所以这部分戏我们不讲‘不同’,而是讲‘相同’。其实他们哪有什么私人恩怨?当放下武器,可能一个19岁,一个20岁,一个原本应该在美国乡下耕田,一个原本应该在中国家里种地,没准大家还能因为某个原因坐在一起吃饭。”

就像戏里一段台词所说,“即使是敌人,当他放下武器的那一刻,我们也是仁慈和宽容的。这些人如果不上战场的话,其实都是普通的年轻人。如果换一个场合、换一个时间相遇,他们原本应该是一群少年朋友。”

来源:2020年10月14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1期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