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 | 南太湖二题

半月谈官方微信 阅读:26586 2020-10-14 06:29:06

原标题:品读 | 南太湖二题

作者:李皓

来源:《品读》2020年第10期

长田漾湿地

从三花岛码头上船,我的心

就开始湿漉漉的

除了荷花,我没有见到另外

两种花。是不是芦苇

也是一种花?

是不是那一漾一漾的浪花

也是一种花?

风被弁山挡在了山寺的外边

芦苇岸边鸡犬相闻

浣纱的女子一脸的从容

而那位深谙乐理的老者

陶醉在历史的某一个章节

一船的诗人,一船的词

水能载词,也能覆词

当王蒙赵孟頫们,依次从我们

身边流过,我们怎能不大惊失色

抱紧一个词,像抱着一根晃荡的芦苇

在影视城怀念造纸厂

纸醉了,灯红酒绿开始充斥十里洋场

做旧的有轨电车、邮局、戏园子、人力车夫

上海滩头,黄浦江上,那些

愣头愣脑的游轮……桥段在此穿帮

不一一细数,一张纸,翻来覆去

隔江的唱词,不是《夜上海》

就是《茉莉花》。都是芦苇的质地,芦花

都开在天涯歌女的头上,一颤一颤

高高的台阶,是不是芦苇草垛铺就?

浑黄的流水,带走多少细碎的纸浆?

在南太湖影视城,我一下子老了

像是被做旧,眼睛蒙了一层霜

我无法捅破这层窗户纸

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素无冤仇

谁都过过浑浑噩噩的日子,把持不住

的人生,是一出戏,或者仅仅一个道具

那些美艳无比的女子,命比纸薄

一张黄表纸,盖不住看客们一声叹息

那些浅薄,甚至轻薄的诗人

太多时,只是给历史做了一个伪证

在影视城,有些非分之想是不该被

唾弃的,正人君子总是命运多舛

这些年,纸制品越来越不受人待见

壮哉!那付之一炬的芦苇啊

它浴火重生的样子,像极了那枚

被命名为朱雀的民用火箭

一级,二级,三级。它卸下了重负

轻盈地漂在南太湖无限的可能里

↓↓↓

作者: 李皓

来源:《品读》2020年第10期

责编:张初 | 校对:杨建楠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