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工艺美院60年,萧海春、余友涵、丁乙何以都来自这里

澎湃新闻 阅读:96956 2020-10-16 18:38:29

原标题:上海工艺美院60年,萧海春、余友涵、丁乙何以都来自这里

萧海春、余友涵、谷文达、陈箴、丁乙、姜建忠、费大为、鸟头……这些知名上海艺术家中,有的致力于传统山水画,有的从事抽象艺术,有的做当代装置,有的研究艺术理论,看似并无交集,而事实上他们都出自上海工艺美院(原上海工艺美校)。

今年是上海工艺美院建校六十年,10月15日,“百年海派工艺美术教育文献展”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开幕,展览以两个展厅回溯现代上海工艺美术教育、上海工艺美院的历史,并展示了工艺美院历届校友和学生作品,在看到一所艺术学院曾经辉煌的同时,也生出当下工艺美术教育该何去何从的提问。

萧海春等《万水千山》玉雕“飞夺泸定桥”部分(非展品)

萧海春、汤兆基等便是圆明园路阶段的毕业生,其中,萧海春在1961年考入上海工艺美术学校,在校期间曾受画家王康乐、顾飞的指导,并对黄宾虹的绘画艺术独有兴趣。1964年后入上海玉石雕刻厂工作,不仅将传统中国画的审美趣味融入玉石雕刻之中,也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进行绘画创作。1978年到1979年期间,萧海春与汪观清等40多位上海艺术家合作创作了大型玉雕作品《万水千山》,将一块巨型辽宁青玉“变身”为再现长征故事的玉雕作品。这件大型作品中以山水画融入玉雕,可见当时创作者的综合实力。这种实力,以及此后萧海春由玉雕转向中国画,与工艺美校的教学也有一定关系。

李守白在工艺美校时期的学生习作,约1980年代(“百年上海设计展”展品)

比较之下,“百年海派工艺美术教育文献展”虽显得稚嫩,但更注重“工艺美术”与日常生活对的联系,展览在观赏一件件从传统工艺品转变为生活艺术品的过程中,重温工艺美术的变化。同时,也看到了目前海派工艺美术和美术教育所面临的问题

汇创青春工艺美院服装专业获奖学生作品

21世纪以来,随着上海城市经济的迅速发展,海派工艺美术产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产业涵盖面越发广泛,联结着生产、设计、研发、信息、会展、传媒、专利保护、文化艺术、市场营销、教育等广阔领域,海派工艺美术逐步实现从都市型产业到创意高端产业的发展。

展览现场,后为李守白作品

据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校长仓平介绍,目前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在完成3年高职的学习后,开放“3+1”模式,也就是给出30个名额进入木版水印、玉雕、砚雕、磁刻、黄草编等工作室跟着手工艺师傅学,而除了原本学工艺美术的学生外,也有不少学现代设计的学生也很愿意报名,用一年的时间,补充自己在专业院校的学习。

展览现场 木板雕刻 梅花喜神谱

2019年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成为教育部、财政部立项建设的56所高水平高职院校中唯一艺术类院校。未来国家将开放了职业本科的通道,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也将积极申请。目前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每年大约招收1500名学生,其中200名来自中专部(工艺美校),工艺美校的学生在完成3年中等美术教育后直接升入工艺美院读2年,这也是近年来职业美术教育“贯通”的新方式。

而谈及如今上海中等美术教育的式微,仓平也坦言,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专迁往南京后,上海美术类的中专在一段时间支撑起了上海美术专业院校教育,但在教学改革的大潮下,这些学校已所剩无几,工艺美院是目前幸存的之一。近年来上海正在打造国际设计之都,而米兰、巴黎、纽约、东京等被冠以时尚之都,往往有多所独立的美术院校,上海同样也需要一批院校作为“设计之都”的支撑,艺术是潜移默化的,进入高等教育之前,也要重视中学阶段的熏陶。她也呼吁,美术教育在本科和附中层面都需要有布局。

展览现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