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鑫盛精密,山东机床附件产业集群首家共享工厂揭牌

经济导报 阅读:73593 2020-11-17 20:02:24

经济导报记者 杜海

  17日,山东机床附件产业集群首家共享工厂——平原鑫盛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下称“鑫盛精密”)正式揭牌。这意味着,以往每个企业以“单打独斗,自我循环”为主的模式开始发生根本性转变,一个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围绕制造流转的各个环节来整合分散的制造资源,通过使用权分享,最大化提升制造业生产效率的新型生产形态——共享工厂,在鲁北大地生根发芽。

  这印证了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负责人张新红的判断:“共享制造正在孕育未来社会分工形态的巨大变革,正在打破劳动者对商业组织的依附。”

  社会分工形态孕育巨大变革

  据鑫盛精密总经理潘炳峰介绍,共享工厂的设备基本上都是各厂利用率很低的半闲置设备,他们通过长期租赁的方式实行“整租零用”。共享工厂收取加工费,然后再按照每个工序分配给操作工人,差价就是企业的毛利润。除了设备之外,海尔海创汇与平原县政府平台共同出资设立的平原海创汇公司,还创设了“原材料和标准件共享仓库”,对全产业集群开放。

  “早在半年前,我们就已经在订单共享方面尝到了甜头。”新三板挂牌企业山东征宙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征宙机械”)董事长王峰说,“半年前,美国一家公司给征宙机械下了一个1.2万支夹头的订单,这个订单要求的精度高,加之时间紧迫,光靠征宙机械独家生产肯定耽误工期。不然就得空运,但成本会上升25%左右。于是,我们将订单分散到3个生产厂家,最后按期交货,赢得了客户信任。现在夹头订单一个个纷至沓来,成为我们的一项常规业务。如果什么产品都自己干,老是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那么不论是成本还是效率,都不一定是最佳的。”

  “以鑫盛精密为载体的共享工厂实现了8个共享:原料共享、员工共享、设备共享、订单共享、品牌共享、库存共享、物流共享、检测共享。”潘炳峰说。

  潘炳峰原先在征宙机械担任平精事业部负责人。今年10月份,为了创办共享工厂,他毅然与征宙机械解除劳动关系,开始了创业之旅。他说:“我们公司的财务委托征宙机械现有财务人员代管,不仅如此,连包装、去毛刺都是委托征宙机械专业人员负责。原材料直接由平原海创汇公司集采中心供应,我们省去了采购人员。在共享工厂工作的员工一部分是合同工,一部分是与我公司没有劳动关系的技术工人,利用闲暇时间来干活,用工方式很灵活,变月薪制为周薪制。仅行政后勤方面‘人员共享’一项,就可为公司每年节省人工费15万元。”

  打破信息孤岛实现区域内资源共享

  机床附件是用于扩大机床的使用性能、保证加工精度和提高生产效率的附属工具。经济导报记者获悉,德州市平原县机床附件产业历史长,配套设施全,行业影响力大。当地拥有大大小小机床附件制造商超过300家,各种加工设备超过万台,从业人员5000余人,被誉为“中国机床附件之乡”。雄厚的产业基础和庞大的技术人才队伍为共享工厂提供了肥沃土壤。但长期以来,各个工厂自建体系,自我循环,小而全的产业形态造成资源闲置和重复投资,对区域经济提档升级和产业布局十分不利。

  “打破一个个信息孤岛,实现区域内资源共享成为促进平原县产业提档升级和优化配置的迫切需要。”平原县工信局局长霍德强感慨地说。

  去年10月份,工信部发布的《关于加快培育共享制造新模式新业态,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将推动我国加快形成以制造能力共享为重点,以创新能力、服务能力共享为支撑的协同发展格局。到2022年,在全国形成20家创新能力强、创业影响大的共享制造示范平台,推动支持50项发展前景好、带动作用强的共享制造示范项目。而这,也为平原机床附件产业集群共享工厂的创办指明了方向和路径。

  “共享工厂的模式是双向贯通和相互共享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共享工厂占地5000平方米,置有设备150余台。我们根据设备和人员实际情况,实行按时或按件支付费用。比如车外圆这一道工序的操作工,干一件是0.88元;而这台数控车床是按时间收费的,每小时23元。”德州机床工具协会秘书长、鑫盛精密董事长宫宏伟介绍说,德州机床附件的生产厂家星罗棋布,产品种类众多,但每个工厂的订单与产能之间不可能百分之百匹配,这就为共享工厂的创立和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原先各厂之间也经常互相调货,实现了“库存共享”,共享工厂的创立,则提升了产业集群共享的广度和深度。

  在山东财经大学区域经济研究院院长董彦岭看来,“共享工厂是共享经济在生产领域的应用,适合在产业集聚度高,有一定产业基础和优势的县域进行。共享制造为供给侧改革提供更大的市场空间,反过来,供给侧改革又为共享制造的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使其成为拉动制造业经济增长的新路径。”他认为,与传统的代工模式不同,共享工厂主要以研发、管理和生产等环节的资源供需结合为突破口,通过资源的有效整合共享,使得企业的生产活动突破市场半径和企业边界的约束。

  从制造环节入手分步推行

  “制造业将是未来共享经济的主战场。”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认为,共享制造能充分利用闲置生产设备,降低企业成本,实现信息精准对接,有力推动制造业实现转型。

  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副院长秦可表示,“离散型制造企业与流程型制造企业相比,对共享工厂的需求更加强烈。对离散型制造企业来说,影响生产计划的因素较多,生产过程控制困难。有一个零部件不到位,都会造成其他众多的零部件处于库存积压状态。要提高离散型制造企业的组织柔性,又需要ERP、MES、APS等信息化系统的二次开发,成本和周期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而共享工厂恰好作为一个‘应急小分队’弥补了这个方面的缺憾。”

  “征宙机械作为中国机床附件的领军企业,产品线丰富,品牌影响力大,但离散型制造的产业特性,造成生产组织难度大,订单齐套发货困难多,可能因为一个小零件延期造成整个订单拖期。共享工厂的设立有利于提高征宙机械快速应对客户需求的能力,克服企业频繁换活带来的效率流失。”王峰说。

  “我们知道,滴滴作为典型的共享模式的产品,通过盘活闲置资源,有偿与他人分享,来提高社会资源的利用效率,模式是C2C。因此,共享模式产品需要一个为双方提高交易服务的平台,这个平台可赚取服务费、中介费以及流量带来的广告收入。”对于共享模式产品,王峰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据了解,因历史原因,平原产业集群内的各厂家生产的产品种类不同,所购置的设备也不同,对工人的技术要求也有所区别。这对如何实现要素共享带来了一定挑战。“我们本着先易后难,分步推行的原则,从制造环节入手,逐步向服务环节渗透,在原料、订单、库存、设备方面先形成共享的突破口。德州机床工具协会已经制定了团体标准和集体商标,设立了检测中心和集采中心,这些都是为今后更好的实现物流共享、采购共享、检测共享、品牌共享打下良好的基础。”宫宏伟说。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