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了《追寻逝去的时光》的普鲁斯特,当初想获奖有多难?

新京报书评周刊 阅读:69786 2020-11-18 14:20:51

原标题:​写了《追寻逝去的时光》的普鲁斯特,当初想获奖有多难?

98年前的今天,1922年11月18日,法国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因肺炎在巴黎去世。他的代表作《追寻逝去的时光》被称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小说之一,然而,由于篇幅原因,能够将这本小书读完的人寥寥无几。普鲁斯特的译者周克希也在翻译了其中三卷后,表示力不从心,遗憾地宣布此生无望翻译《追寻逝去的时光》的其他部分。在法国,同样因为篇幅原因,文学院院士没有足够的耐心读完这个大部头巨作,因而在第一卷出版后,让普鲁斯特错失了龚古尔文学奖。

虽然最后普鲁斯特获取了几乎所有的文学荣誉,也在第二卷出版后如愿斩获了龚古尔文学奖。不过这其中还隐藏着很多曲折的故事。普鲁斯特为获奖而做出的努力,竞争对手们使用的计策,以及文学院院士的偏见……这些小说背后的文坛轶事,在法国普鲁斯特研究专家蒂耶里·拉热的《普鲁斯特,龚古尔奖:一场文学骚乱》中得到了揭秘。

莱昂·都德(LéonDaudet),法国著名作家阿尔冯斯·都德长子,龚古尔文学奖首批评委之一。但在晚年,因为成为了反犹组织和维希政府的支持者而陷入丑闻。

普鲁斯特的竞争对手多热莱斯也没有闲着,他也在不断给院士们写信,最后获得了艾尼克、德夫卡、若弗鲁瓦等院士的承诺,会为他的小说投票。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艾尼克在评选时总是以年龄为借口向普鲁斯特发难。

但普鲁斯特拉拢的人好像更多,他此前已经获得了5位院士的承诺,只需要再争取几位态度摇摆不定的评委,他就会成为该年龚古尔文学奖的得主。至今,普鲁斯特的研究者们都无法确知,这位作家究竟采用了什么手段,最终让几位评委站在了《在少女花影下》的一边。坚定的反对者只剩下了若弗鲁瓦、德夫卡和艾尼克三人,但他们也仅仅是三票。

德夫卡反对普鲁斯特的一个原因,除了小说品味的截然不同,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普鲁斯特“取悦”评委的手段让对作家更加反感。他曾经回忆道,“人们告诉我,他有悦人的天赋,总之,取悦于人的本领。于是我想,这便足以使他令我不悦了”。

主席若弗鲁瓦也可能是这样。在收到普鲁斯特的信件后,他直接在回信中表示,不会对普鲁斯特获奖给出任何承诺。奇怪的是,他最后给普鲁斯特的小说投了一票。这个举动的缘由至今无从知晓。

《普鲁斯特私人词典》,(法) 让-保罗·昂托旺、拉斐尔·昂托旺 编著,张苗、杨淑岚、刘欢 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20年7月。

12月10日下午两点,最终的结果是,普鲁斯特在十位院士中拿到了6票,成为了获奖者。

普鲁斯特终于如愿以偿,在报纸和媒体上,他获得了足够的关注度,接下来就是源源不断的记者采访。为了能获得更高的曝光率,普鲁斯特甘愿接受一些丝毫没有文学水准,但发行量足够大的报纸的采访。《小巴黎人报》在采访时向普鲁斯特提问,“既然书名叫《在少女花影下》,那么这本书的内容一定是有关少女的咯?”普鲁斯特居然耐着性子回答了。这也是看中了《小巴黎人报》200万份的庞大发行量。

随着普鲁斯特获奖,小说的讨论暂时由争议变成了清一色的赞扬,他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人物。当然,还是有很多作家并不喜欢普鲁斯特的小说。然而,如果以当下的眼光重新回顾龚古尔文学奖的历史,我们会发现,整个法国文学评判标准的改变,乃至小说艺术性的提高和龚古尔文学奖的改革,都是从普鲁斯特获奖的那个时期开始的。在生活节奏尚且缓慢的20世纪初,想要让文学院评委静下心来读完《追寻逝去的时光》其中的一卷都是件困难的事,在今天,能够将《追寻逝去的时光》这本书读完的人就更加罕见。但这本充满语言魔法和叙事魅力,用文字将感官的界限提升到极致的小说正用这种方式印证着它的不朽性——无论再过多少个世纪,《追寻逝去的时光》都站在写作者与阅读者的前方,在回忆的叙述中闪烁着已然超越时间与空间的艺术光辉。

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文中插图来自后浪出版图像小说《追寻逝去的时光》。作者:宫子;编辑:西西;校对:杨许丽。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延伸阅读

无论谁赢了大选,美国社会都被彻底改变了

点击阅读原文,进我们的小铺逛逛~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