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斗凶斗狠,OPPO凭什么在红海竞争中胜出

36氪 阅读:44418 2020-11-18 18:00:45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迅速升级至全球性事件,引发了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的变化,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对于人的心理影响还在评估当中,对商业世界的影响仍在持续。

OPPO作为手机为主营业务的科技公司,率先给出了年度总结思考。11月17日,在一场主题为《跃迁·致善》、面向未来的科技大会上,公司CEO陈明永阐明了OPPO的科技创新选择——“致善式创新”。OPPO希望以科技为手段,实现每一个人对美、想象力和人性的追求;并首次对外公布了OPPO最新的3+N+X科技跃迁战略;OPPO长远目标是为实现一个至善的世界而努力。

近几年,智能手机行业有接棒汽车行业成为工业制造皇冠的趋势,行业景气程度一定程度上具有经济风向标的意义。回味陈明永的大会演讲,或许有所裨益。

1、社会发展太快,竞争观念亟待刷新‍‍

陈明永在演讲中,首先回顾了自己小时候在农村生活的经历,通过争水、移树等一些事情,他发现,40年前农村生活、农业生产中形成的竞争观念,到了大城市里进行商业竞争时,有时几乎一样,依然在斗凶、斗狠、斗诈和斗猛,舞台只是换了场景,换了角色。“这个事实让我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陈明永开始思考:为什么科技进步了,社会上还有很多类似这种现象,这个时候OPPO该坚持什么?答案是,寻找另外一种方式。

上大学时,陈明永看到了更大的世界。在杭州,历史上有过一位传奇商人,他做生意时让别人先赢,哪怕自己吃点亏,其实也没什么。就像陈明永上高中时遇到的包工头,做生意时总是真正将“为别人着想”这一点做到极致,通过先帮别人解决问题,实现多赢。

现实和书中人经历,叠加在一起,让陈明永更加认定,不管是生活,还是经商,不靠“凶”、“狠”、“诈”、“猛”,而是用另一种方式——善的方式,一样可以实现美好的结果。

1992年,陈明永毕业,南下广东,找到了认可对象。他加入了步步高,这是一家以诚信、本分为文化基因的公司,利他、多赢一直是长期追求。OPPO本分文化是不断演进的。初期的本分,主要指的是“该做什么”、“你该做的、有没有做”;后来的“本分”,主要规避的是“被外界影响了”、“被利益驱动”。2004年,OPPO经过认真讨论,将本分确立为公司核心价值观,一直坚持至今。

现实中,很多商界人士仍然把《三十六计》、《战争论》等零和战争时代产物奉为圭臬。这是一个误区。在疫情横扫全球,生存资源锐减,人人感到岌岌可危时,过往你死我活的竞争法则尤其容易引发伤害。这个时候,释放善意,通过做大蛋糕,实现利他、共赢,更应该是需要恪守的长久准则。

老旧的竞争观念需要刷新了,适应工业时代、智能时代的致善式竞争时代来了。对OPPO而言,竞争不一定是你死我活,即便身处竞争最激烈的行业,也不一定就得赤膊拼杀。围棋宗师吴清源的一句话让陈明永印象深刻:你围你的地盘,我围我的地盘,没有任何厮杀,最后会见高下。这就是OPPO的竞争观“只为美好,不唯赢”。

2、投机者减少,长期主义者增多‍‍

疫情中,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投资者表示出对长期主义的认可。显然,国内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短平快的红利已经消失殆尽。这实际上是一种必然,因为短平快的事情,没有任何门槛,其招数很快就被用完,这种方法已经行不通。

由此,企业做事情、做决策,要到五、六年之后才能发挥作用。这对所有公司提出了更高挑战——人、财、物等资源,需要被有效地配置到长期才能见效的领域。挑战在于,短期内,这些配置是否有效,看不出来。这时将极大地考验企业家们的胸怀、胆识、耐心、勇气和专业眼光,甚至还将考验机遇或运气。

OPPO一直以来坚持的本分文化,即“隔离外在的压力和诱惑,保持平常心态,回归事物的本源,把握住我们应该做的合理方向。”为此,OPPO习惯于警惕短期情绪带来的危害:别人朝你扔石头的时候,你要不要扔回去?陈明永常如此问同事们。

答案在他看来,显而易见,如果总是互撕,互相攻击,只会是让别人觉得我们两都不行。短期情绪的满足,无非一时,不会真正改变结果。短期行为的最大收益是短期收益,最大的损失则是长期损失。

OPPO很久以来坚持长期主义。从MP3、MP4,DVD和蓝光时代,OPPO一直深耕视听电子产品行业。2008年,OPPO第一次做手机,那时还是功能机时代,OPPO在正式推出第一款A103笑脸手机之前,做了一年半的预研。其实,第一批练兵机,已经达到市面上销售水平,OPPO按住不发,继续打磨提升半年多时间,创造了当时推出产品“最慢的纪录”。第一款产品推出后,反响热烈,销量破百万台。这是市场和用户,对长期主义者的奖励。

全社会坚持长期主义者越多,越有可能突破关键技术,用户也越有可能获得趋近于完美的产品。

3、不要让致善初心被遮盖‍

靠凶、猛、诈和狠的竞争不仅是不美好的,它也不是事物本质,不能解决问题。在这种情况下,OPPO开始审视,一家科技公司的本分是要去做真正重要的事情。回到最初,认识到科技是为人类进步,而不是不择手段去胜利,去掠夺。

陈明永从中国文化王阳明心学中“致良知”、“知行合一”去理解商业竞争与人性;在王阳明看来,人都有善的一面,只不过因为某些事情被暂时遮盖了。反映到商业竞争上来,创业、经营公司,为社会提供价值的初心往往被遮盖了,需要经常提醒自己。

同时,陈明永从西方哲学家康德思想中寻找答案。他读到康德主张的“要把你的人性和其他人的人性,在任何时候都要当成目的,不能当做手段”的时候,很是认同。

他觉得在这一点上,东西方文化实现了融通——“己欲立而立人”。为此,结合OPPO从事的事业,陈明永提出了“科技为人,以善天下”的品牌信仰。企业创新的出发点应该是人。具体到创新,OPPO的科技创新选择——“致善式创新”。

致善式创新是相对于恐惧式创新而言。人们经常因为恐惧公司会被竞争淘汰,不得已进行技术创新,这种“恐惧式创新”思维停留在资源紧缺的农业时代,在企业内部具有较强的创新驱动力,但是,往往过犹不及。时间一长,容易忘记技术进步是为了人。这种“恐惧式创新”,往往想站在高处,热衷于拼参数,与人沟通时表现为“你不用我就会落后”,在竞争时表现为“碾压别人”。

这是科技本来该有的样子吗?不应该。OPPO希望以科技为手段,实现每一个人对美、对想象力、对人性的追求。

科技为人,以善天下,至少有两个层面现实意义:第一层面,我们处于一个空前的科技大时代中。科技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与此同时,科技造成了某种程度的不公平、甚至制造了焦虑,比如疫情期间,很多老人因为不会使用“健康码”导致他们出行十分不便。

第二个层面,对于未来更加完善、更具有想象力,更加让人怦然心动的产品,一定要通过前沿、探索性技术研发创新,予以满足。但是,驱动这种创新的,一定是满足人自身美好生活方面的需求,而不是为了碾压、赶超、压制对手,更不是为了奴役人、压迫人。

OPPO为满足消费者提出的高要求,将通过科研跃迁战略支撑的产品去满足,实现致善式创新。举个例子,OPPO对于闪充技术的态度,可以很好解释致善式创新。早期,闪充采用低压大电流方式,不被行业认可。OPPO评估后认为它既安全,又满足了用户节省时间的需求,坚持了下来,引领了行业快充。最近,为了便携,OPPO通过科技手段,把充电头做到饼干大小,以前的充电头太大了,这个产品12月份就会推向市场。同时,OPPO留意到今年行业里快充瓦数不断飙升,但增多的节省时间却相当有限,对此OPPO态度克制。

4、产品发展太快,要打胜基础技术创新硬仗‍

智能手机行业发展进入平台期,让人眼前一亮的创新越来越少,换个壳,换个参数不同、功能几乎相同的芯,导致本质上雷同的产品越来越多,拿来主义驱动力已然耗尽,这时若要突围,只能往更底层技术寻找创新。

手机行业只是一个典型,这几乎也是整个中国制造业需要突破的课题。珠三角从“三来一补、来料加工”基础上成长起来的中国加工、中国制造,快速发展成当前领先、完备的产业链,拥有了全球制造业优势。这个优势若想升级为真正的中国智造,发挥更大影响力,造福更多人群,都到了啃基础技术硬骨头的时候。

OPPO已进入万物互融的高度发展阶段,陈明永首次向外界介绍了OPPO“3+N+X”的科技跃迁战略。

“3”是指三大技术计划,分别是硬件、软件和服务基础技术。这些都是OPPO长期发展的技术底座,帮助OPPO设计出更好的智能硬件产品,实现多设备互融的智慧体验,提供千人千面的智慧化服务,最终形成兼收并蓄,润泽万物的技术生态。

N是指OPPO长期坚持的若干个能力中心,包括人工智能(AI)、安全隐私、多媒体等等。X指差异化技术,目前包含影像、闪充和新形态等。首先是影像,OPPO已经有一套成功实践和方法论,OPPO在行业里最早提出美颜、像素四合一和5倍变焦。未来OPPO会继续深耕、培育。

OPPO希望通过“3+N+X”的科技跃迁战略,不仅能让身处大城市的年轻群体获得科技的创新体验。陈明永还有一个朴素的愿望:让老家四川那里的人能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以后他们住进高楼大厦,仍然能在OPPO找到满意的产品。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