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精通男性操控术”?如何看待女对男的反向PUA

澎湃新闻 阅读:80249 2020-11-21 12:15:21

原标题:对话|“精通男性操控术”?如何看待女对男的反向PUA

最近,几张婚姻家庭咨询师的海报在社交网络广泛刷屏,她们号称“精通男性操控术”,可以让男性心甘情愿地疯狂为自己投资,从而掌握财富密码,走向“人生巅峰”,海报中的“捞金高手”、“勾魂术”等字眼也颇为抓人眼球。

国熙:如果要是就这个案件来讲的话,我觉得其实实际意义上它是加重了男性和女性的对立。

澎湃新闻:是,但当你说对立的时候,你好像是在批判女性这一方。

国熙:我不认为男性需要PUA,我也不认为女性需要PUA。我个人的观点认为如果两个人相爱,应该是率性而为的。

澎湃新闻:国老师,接着刚才那个案子,如果他们不在恋爱当中谈“结婚”,是不是这个案件就会有另外的判法?

国熙:这个情况双方要拿出证据来说我们两个是恋爱关系。在赠与的时候有没有说条件,比如说男方给你送东西的时候,他在言语上有没有说我们快结婚了,给你一个车开。有没有附条件?其实这是要有一个清晰的界定的。所以我在想传达另外一个意思,在同居关系,恋爱关系甚至是婚姻关系的时候,双方的意思表示一定是要清晰、完整的。

这个案子里面,其实还有很清晰的一个点,就是说男生要求还钱的时候,他们列的清单里面,只是赠与的这部分财产。男士承担的吃饭、开房,旅游等这些花销是并没有列入的。那么如果你仍然觉得男性跟女性之间性的资源化认识是一个比较公平的一个情况的话,我们可以换一种理解,也就是说性本身,特别是作为女性的性本身换来的钱的数额其实是并不大的。

澎湃新闻:花费当然不算,站在社会角度,女性确实是弱势群体,弱势的体现在时间上,比如说女性过了35岁,它在整个社会层面的价值是一个断崖式的下跌。在理想层面,我们当然要说男女平等,你在25岁的价值和我在25岁的价值也要平等。但是我说的另外一方面是社会的现实层面,就是说这个女孩可能在跟你谈恋爱的23岁、24岁、25岁这个年龄,可能就是对她来讲非常重要的一个时间(对男性来讲却并非如此),然后他其实是把这个时间花给了你,所以我觉得在花费上没有算这个是理所应当的,而不是把它当成好像这个女孩要在情感上受到了男生的恩惠,我觉得不是这个意思。

国熙:这也确实是一种理解方式。

澎湃新闻:刚才确实我从跟你的聊天当中,也学到了很多,就是说从法律的层面要怎么去理解这个问题,然后包括案子为什么这么判,它是有一个法律的逻辑的,当然说我认为法律本身它也跟社会文化是相辅相成的,对吧?包括刚才你提到的男性的自主权,就好像没有像女性的性自主权那样在法律条文中被固定下来是吧?可能随着我们社会文化的进步,可能这一点就会有所改变。

男女不只对抗,婚姻不只合伙

澎湃新闻:今天的主题还是跟这三个海报有关系,你可以注意到有一个人叫暖心,然后她被称为捞金顶级高手,我不知道你会怎么评价女性通过情感去捞金这样一个现象?

国熙:我觉得这个是把本来属于潜规则的性资源给显性化了。我给你举个例子,就是说在银行里面很多大堂经理都会长得很漂亮,她会通过衣冠看人,然后了解到这个人能存多少款,然后他能给你带来什么。那么其实这个是一个潜规则,也就是说她用自己的美貌去换经济上的利益,它其实是一种隐性的存在,或者换句话说,她是不能光明正大去做这个事情的。但是今天这个事情出现了,明说我教你怎么样去成为一个吸引男性的女性,然后让他帮你去买什么样的包,买什么样的东西,这种秩序其实一直是潜在的,它不应该以显性的方式存在。

澎湃新闻:不应该的原因是什么呢?为什么不应该?

国熙:我会认为一个文明的社会有很多事情是不能赤裸裸的,这个是文明的一部分。如果这样长期宣传的话,一个很切实的表现很多女性并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去寻求一个自己人格的提升,而更多的是关注在男性的财务上,去怎么去寻求一个更好的生活,本身这个也是女权主义的倒退了。女权主义不是应该是塑造一个更完整的人格,然后寻求一个更好的社会表现,同时寻求社会表现所带来的经济利益,再去反哺自己的完整的人格么?

澎湃新闻:确实,在这个课程当中,课程上写的什么帮助你吸引高价值的男人,然后让男人瞬间为你着迷,自愿为你付出投资。这就意味着你要先变成一个客体,要先迎合,这个过程我觉得是女权主义所反对的。

国熙:是的。但也不要过度地解读。男性PUA也是要男性去迎合的。

澎湃新闻:因为这个就有点tricky的地方。他最后好像又给你一个愿景,就是说这个课程给女性的愿景是你最后好像掌握了主动权。比如你可以对男性进行潜意识的控制,能够掌握他的金钱。

国熙:是的。有点悲哀。因为男性如果说我一天到晚在讲PUA,女性也一天到晚在讲PUA。这本身与恋爱的这种感觉其实就相去甚远了,大家要的是不是恋爱,更像是打公用电话一样,我塞一个硬币就出多少钱。如果是这样的话,婚姻成了只是一个合伙,这个社会美好的东西会失去很多,爱情这个概念可能就消减了。

澎湃新闻:我理解,就是说从社会层面可能确实是会觉得很悲哀的,因为如果男性也去PUA,女性也去PUA,那大家到底最后追求来的是什么?难道大家最后都只能去跟人工智能谈恋爱了吗?在人和人身上,已经找不到这种纯粹的感情了吗?这个确实是一个让人很沮丧的前景。

国熙:对。因为我会觉得爱情最重要是要面临着一个未知,需要猜测的这样的一种感觉。那么当如果一切都变成套路的时候,这个东西还存在不存在,意义就不大,大家都拿钱去换就行了。对吧?就不用说我自己还要亲身其中了。但当你知道都能拿钱去换的时候,我们面临的必然是一个恋爱购物化的社会。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