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2020」的三重价值解读

三声 阅读:31871 2020-11-22 18:18:30

原标题:「综艺2020」的三重价值解读

在特殊的现实背景之下,因疫情所经历过短暂“停摆”的综艺市场,正在以行业内的创作力为驱动,推出大量依旧优质的内容。

作者 | 王亦璇

无论以数量或质量来做标准,2020年都是综艺节目呈现新变化且竞争空前激烈的一年。在特殊的现实背景之下,因疫情所经历过短暂“停摆”的综艺市场,正在以行业内的创作力为驱动,推出大量依旧优质的内容。

11月19日上午,“第五届中国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举办了以《寻找综艺“真”价值》为主题的圆桌论坛。爱奇艺副总裁 、BKStore厂牌主理人车澈,哇唧唧哇副总裁、首席内容官马昊,灿星文化副总裁、《这!就是街舞》系列总导演陆伟,合心传媒创始人、《向往的生活》总制片王征宇,闻脉传媒创始人&CEO、《说唱新世代》总制作严敏和米未传媒副总裁、《乐队的夏天》制片人李楠楠受邀出席。综艺节目制作人、编剧岑俊义担任主持。

“综N代”是被反复提及的概念。当一档节目开始进入连续制作的周期,把控制作方法上的“变”与“不变”至关重要。总结过去,通过对方法论的不断复盘,大量现象级综艺出现并延续下来。瞩目未来,新内容、新表达、新叙事也在加速进入下一阶段。在这其中,一档综艺节目的长线价值愈发凸显。

陆伟表示,平台方需要有固定的用户和观众,广告主也倾向于选择他们放心的节目品牌进行投放。而他所能坚持的就是,在“综N代”节目当中不断融入新鲜元素。在策划《这!就是街舞3》的时候,他添加了一些偶像选秀节目的成分,“因为担心到第三年观众有审美疲劳。”

李楠楠则坦言,如何把已经熟悉的节目做出新鲜感,是每一个创作者都要面对的难题。而他们唯一的秘诀就是,把每一季都当成新节目去做,“适当地清空自己。”

聚焦各个圈层、品类更加细分,综艺节目也在寻找创新价值。比如,一档节目在潮流文化与商业化之间的落脚点也正变得明晰。车澈认为,潮流是一种生活方式,无论说唱、街舞或乐队,年轻人喜欢的东西都可以是潮流的题材。而以节目为开端,用何种方式做到365天×24小时的触达年轻人,是他们要考虑的。“可能是演出,可能是线下空间的策展,也可能是对各种消费品的赋能。”

马昊则补充,年轻人在各式各样的潮流场景中生活,潮衣、潮服、潮玩都是属于场景的「物件」。包括节目和艺人在内,生态链条全覆盖的哇唧唧哇也将在2021年发力潮流生活方式。

综艺的「真实」也再一次被讨论。某种意义上,真实的极致就是“失控”,它对真人秀产生的作用进一步激发出了综艺的真实价值。在王征宇看来,不设定太多规则,充分走到「素人场」中去,是他所坚持的方法论。而严敏认为,不要控制就不存在“失控”。做节目需要的是在过程中发现真实、美好、感动和可爱的东西。“导演帮忙把这一过程 ‘放放大’就好。这是我唯一在做的事情。”

01 | 「综N代」

岑俊义:关于综N代长寿的秘诀、创新的想法,或者难点在哪里?

岑俊义

马昊:当品牌需要延续的时候,我们还是要选择全新的东西。以《明日之子》为例,除了保持“明日之子”四个字,剩下的模式、形式全都在变换。我们发现,每年都需要用新颖的东西去吸引一批批的年轻人。

c

马昊

当然,变化当中也有永恒不变的东西。中国最“综N代”的节目是《快乐大本营》,我也是早期导演之一,它现在还在。精神内核是不能改变的。《明日之子》的精神内核就在于一直寻找真实、有才华和充满个性的素人,给他们一个舞台,让他们闪闪发光。只要最根本的东西不变,节目变换什么样貌,客户、用户都能认准。

陆伟:以现实因素考量,制作节目是由平台和客户决定的。第一年做成功以后,无论第二年“变”或“不变”,都无法令所有人满意。我所能坚持的就是,每一年都在节目当中融入一些新的元素。比如今年策划《这!就是街舞》的时候,我融入了一些偶像选秀。

李楠楠:实际上,综艺从第二季开始就已经变得有难度了,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有体会。我们对此的态度,就是每一季都把它当成一个新节目做。说实话,我们适应这个观点也适应了很久,也很难做到。比如说,《乐队的夏天1》做出来之后,《乐队的夏天2》一定会带着第一季的特点在做。但每季项目都会有新的人物、新的契机、新的天时地利人和,可能唯一的秘诀就是要“清空自己”吧。

《奇葩说7》刚刚完成了第一期的录制。这档节目在做到第四季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很大的困难。竞争的环境变了,观众对于节目的要求也猛烈地提升了。我们到底应该怎么重新开始做?最后找到的结论是:《奇葩说》是一个说话的节目,只有建立新的场域,发掘更有特点的选手来,“说话”才能说得更精彩。

李楠楠

王征宇:综艺节目都是有寿命的。因为一要摆脱路径依赖,二要适应观众审美的改变。我的观点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做新节目。

做新节目,我们自己才能找到活力,让创新的空间更大一点。如果有选择,我一定选择做“新的”,让“老的”在慢慢稀薄的掌声中谢幕。

02 | 「潮流」

岑俊义:这几年来,包括BKStore厂牌,都在切入潮流。事实上,很多综艺节目的受众,都是关注潮流的年轻人。各位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思考?

车澈:潮流是什么?最近一直在回答这个问题。潮流肯定不只是衣服、潮牌,潮流是一种生活方式。我有一个回答是,当一档节目结束,我们在无论说唱、街舞还是乐队的题材里面,用怎样的方式去继续触达年轻人?

车澈

可能是由说唱衍生出来的hiphop酒吧,可能是跟独立设计师品牌做的联名潮牌,可能是BKStore孵化的青年艺术家的策展。包括独立影像、当代艺术、音乐唱片等等。

所以我觉得年轻人喜欢的东西,都是潮流的题材。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是把节目作为开端,找到一种方式360度×24小时的触达他的生活。这是我们的理解,也是我们要做BKStore厂牌的目的。

陆伟:街舞属于潮流文化的一种。其实在做第一季的时候,我就提出,很多街舞的舞者都在运营厂牌,有一些做得还非常不错。除了街舞本身以外,它还要更多地进入别人的生活。

陆伟

所以第一季我们做舞者联名款,第二季开发街舞的天猫店。今年这一季是体量最大的,包括我们设计的各种各样的公仔,都是跟街舞有联名的产品。

更重要的是,节目,或者说产业本身,能不能在节目结束以后还持续地存在于大家的生活当中。最好的结果就是,节目在一年里面只播出3个月,但剩下的9个月依然在影响着大家的潮流生活。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明显的、应该去努力的方向。

马昊:其实,我们在座的每一个(节目)品牌都是潮牌,因为节目本身就是产品。不管是节目的前段、中段或后段,我们更看重场景。比如说《这!就是街舞》、《说唱新世代》,它们的场景都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这样的理解来源于对年轻人的观察,他们活跃在各种各样的社交场景里。音乐、舞蹈、潮衣、潮服、潮玩,无非是这里面的「物件」。

在年轻人的世界、潮流的「物件」里面,有没有一个带货王?目前还没有。只要没有,我们就有新的机会。包括哇唧唧哇也会逐步发力于潮流生活方式,我们要研发新的品类,包括潮牌、节目和艺人本身。2021年,一定会出潮流年轻版的「李佳琦」,应该是这样子的。

03 | 「真实」

岑俊义:真人秀有真实,也有意外。如何理解「真实」与「失控」?

王征宇:“失控”的最难之处在于,在随机选择的瞬间,每一个工种,包括导演、制片和编剧要如何调配。在《哈哈哈哈哈》现场,出现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事。但从创作者的角度来说,“失控”有时候太好了。我恨不得天天出“妖蛾子”,这样内容就多了。

王征宇

说实话,在做真人秀的时候,素人当然很好。因为素人给予的都是最真实的“失控”能力、生活是最好的真人秀。悬念、笑点、意外,什么都有。观众看完以后,还能觉得又好笑、又有点回味,这个很难。

车澈:首先,我对于“失控”不是特别紧张,因为一切发生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比如嘉宾的情绪在某个时刻释放出来,这是他的真实表达,我们就要允许他表达。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追求“失控”。但是2019年之后,我稍微有点开始“往回走”。对我来说,综艺是需要留存价值的,所以要在节目的可看性、戏剧性,和真正能够沉淀下来的东西之间去找平衡。或者说,节目会结束,但行业不会结束。

严敏:在综艺制作中,我想说的是,不要设定结果,让他们(嘉宾)去玩儿就好。就像谈恋爱一样,我们可能会幻想各种结果,或者说唯一的结果,但真正多年以后,令人感动的还是过程。所以我尊重每一个过程,不管结果怎样,它带来的东西都是好的。

严敏

反过来,我们需要的是在过程中间发现一些真实、美好、感动、可爱和好笑的东西。我帮着去把事情“弄弄大”,把这个过程“放放大”就好了。

而且我们这个行业,要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行业,要成为一个能够有自我造血能力、可以形成商业模式的行业,素人真人秀也是一个重要的方向。只不过平台、商家能给予多少空间到素人真人秀,需要很长的时间培育。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